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白小姐免费资料大全 > 锦鲤 >

2018文娱行业十大事件:票房单月破百亿杨锦鲤一飞冲天

归档日期:05-08       文本归类:锦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2018文娱行业十大事件:票房单月破百亿,杨锦鲤一飞冲天 还有两周,2018年就将和我们挥手

  过往不恋,但有些事却值得铭记。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2018文娱影视行业的十大事件,不知道是否会和你心中的2018大事不谋而合。

  从年初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开始,2018年的中国票房就像一台加满油的火箭,一飞冲天。2月,借助春节档的助力,中国电影票房单月达到了惊人100亿,2018第一季度总票房则一举超过200亿,单季度完成对北美票房的超越。而在其后的暑期档中,174亿的暑期档总票房则再次刷新了2017年163亿的纪录。

  虽然整个大盘到了10月和11月略有下降,但11月25日,2018年总票房还是达到了559亿,提前36天超过2017年全年。可以说,这两个档期的优异表现支撑起了全年的总票房,无论今年是否能够完成600亿小目标,这个成绩都可圈可点。

  辣评:600亿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对于观众来说,电影好不好比票价高不高其实更重要。

  3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公布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其中规定,“中央宣传部统一管理电影工作”,且“中央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电影局牌子”。国家电影局从之前的国家广电总局正式划归中央宣传部直属。电影在文化产业当中的地位再一次得到了确认。此外,《方案》还对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组建做了详细说明。

  辣评:电影局划归中宣部,这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于中国电影事业的重视。除了实现经济效益之外,未来电影将承担更多教化和对外宣传的任务。中国电影任重道远。

  对于上市公司,特别是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来说,2018年都是难过的一年。几乎从春节之后,整个股市就进入了下行阶段。到6月,许多上市影视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去了50%以上,某些公司跌幅甚至达到70%-80%。

  而到了6月,随着崔永元的一系列爆料,整个影视行业再次受到了重创。受资本市场监管加强、行业大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这一轮的资本寒冬可能会延续一段时间,而国内资本市场的遇冷也直接导致了许多企业另寻他路。就在2018年,爱奇艺、B站、虎牙、腾讯音乐等文娱产业企业纷纷在海外挂牌上市。

  辣评:资本大潮褪去,才发现裸泳者成群结队。大浪淘沙,希望剩下的都是金子。

  五一档,刘若英执导《后来的我们》让许多人追忆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电影也很快席卷了13.62亿的票房。然而正当大家沉浸于回忆中时,媒体却曝出了《后来的我们》涉嫌锁场,并在开场前出现大量退票的情况。紧接着,导演丁晟炮轰光线万票补费的去向。仅仅一个月后,《命运速递》导演李非也发布文章,怒斥宣发公司没有履行合同。一时间,中国电影宣发行业成为了众矢之的。

  实际上,宣发行业存在如账目不透明等也并不是新问题,但在一个时间点的集中爆发,也足见很多片方早已对其深恶痛绝,只是有苦难言。

  辣评:丁晟导演一声吼,给整个电影行业带来希望的曙光。原来宣发费用并非无账可查,宣发公司也并不能一手遮天,利用非常规方式宣传并不能做到滴水不漏。很多事就是这样,就是要有人敢于站出来,喊出那句“皇帝没穿衣服”!

  12月4日,阿里影业宣布由樊路远接替杨伟东,兼任优酷总裁。当日,阿里官方宣布,根据举报,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作为优酷掌门,杨伟东并不是网络视频平台中第一位因为涉嫌经济问题的高管,但却是职位最高,影响力最大的一位。

  此次事件也让视频平台反腐成为了一个热议话题。由于掌握着平台购剧,承制方选定等权力,平台高管都有很大的权力寻租空间,这也直接导致了其腐败的可能性,腐败问题绝非偶然现象。

  辣评:反腐声响,老虎苍蝇一起打。但要明白,腐败从来不是个人问题,制度建设,技术升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

  9月12日,一则“票补即将取消”的新闻不胫而走。虽然该消息未经证实,但9.9元电影票从今年春节档就已经消失却也是事实。这一切都预示着,已经在中国市场存在了4年的票补即将“寿终正寝”。虽然截止目前,网上依然有一些19.9元电影票卖出,但数量却远不及以前。

  可以说,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票务平台频频在宣发端出现问题,片方利润摊薄,观众观影习惯逐渐建立,这些都为票补的光荣退场打开了一条路。况且,对于片方而言,票补已经越来越演变成了一场囚徒困境问题:不补票房受影响,补了利润受影响。用自己的钱,帮票务平台增加数据,这显然并不是片方想要的结果。

  辣评:在人民需要的时候来临,在市场需要的时候退场。票补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是时候和它说再见了。

  这两年来,网络视频大红大紫,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不少问题。4月,爱奇艺和优酷分别开始自查,其中爱奇艺将自家平台上3048部网络电影作品下架了1022部,下架率超过了三分之一。

  比起网络电影,网剧和网综的影响力显然更大。2月,去年热播的网剧《河神》遭遇下架调整。8月吸引了无数“镇魂女孩”的网剧《镇魂》被下架调整。网络综艺也未能幸免,米未的《奇葩大会》就因为涉及敏感话题被暂时下架,《中国有嘻哈》则因为艺人出现劣迹惨遭下架。

  回顾这些网剧、网综和网大,过分展现封建迷信、暴力、黄色、耽美是其被下架的重要原因。这些都为广大内容制作者敲响了警钟,做爆款内容,千万不可投机取巧,到头来只会竹篮打水。

  辣评:爆款一时爽,下架徒伤悲。其实作为创作者也不必为了过审绞尽脑汁,审查虽严,但也并没到“带着镣铐跳舞”的地步。审查之外还有大量处女地等待开垦。

  5月初开始,崔永元在微博中连曝猛料。范冰冰、冯小刚、电影《大轰炸》等人和作品先后被点名。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等情况被接连曝出,在引发众议的同时,也直接导致了国家有关部门对之前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的彻查。许多影视公司都纷纷撤出了霍尔果斯等所谓的“避税天堂”。10月,范冰冰案尘埃落定,8.84亿元的重罚也把整场税务风暴推向了高潮。司法的介入,舆论的监督都让大家看到了整个行业规范化的曙光。

  你是“菊内人”么?你得到杨超越的锦鲤了?蔡徐坤是谁?吴宣仪、孟美岐又是谁?这次谁会C为出道?

  从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开始,又一轮选秀节目开始粉墨登场。而今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上线则把这轮造星活动推上了一个高潮,两部综艺在艺恩播映指数上分别作了1个月和3个月的播映指数月冠。谁将成为新偶像,谁又会C位出道变成了热议话题。蔡徐坤、范丞丞、王菊、杨超越成为了热搜常客。加上后来的《中国新说唱》,一大波新热词开始大规模涌现,“菊外人”“skr”“杨锦鲤”都成了95后和00后的口头禅。选秀节目俨然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2018年成为了中国选秀史上的又一个高潮。

  辣评:你也许永远记不住这些偶像的脸,但你却无法不知道他们的名。也许他们会随风而去,也许他们还能继续驰骋。选秀节目本来就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

  9月,郭靖宇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痛斥自己拍摄的电视剧《娘道》在上映过程之前遭受电视台有关部门刁难,并被“勒索7200万元购买收视率”等情况。相关视频和他发的微博立刻在行业内引发了热议,许多之前有过类似经历的编剧和导演也都纷纷对郭靖宇导演表达了支持。

  在此之前,《天盛长歌》也曾曝出因为不购买收视率而遭剪的消息。虽然这两则消息现在都未经证实,但造假问题却早已真实的摆在行业的所有人面前。

  收视率,剧集数量直接影响版权费的额度。所以本质上,假收视和注水剧都是规则的问题。所以与其谴责某些寻租权力的人,不如想想规则应该如何适应新的市场形势。

本文链接:http://canbag.net/jinli/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