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白小姐免费资料大全 > 锦鲤 >

转发这篇推送“炖”了你朋友圈所有锦鲤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锦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朋友圈最近生态危机严重,大家的朋友圈都受到了一个小可爱不同程度的 “生物入侵”

  随着2018年支付宝锦鲤信小呆的诞生,全国上下掀起了“全民锦鲤”的热潮,一场信仰更迭的戏码在网络以及我们的生活中拉开帷幕。

  锦鲤的历史渊源可以追随至古代,我国是最早养殖鲤鱼的国家,养殖历史可追溯至周代。两千多年来,鲤鱼一直被视为上品鱼。

  至今,民间还保留着逢年过节拜访亲友送鲤鱼的风俗,以示尊敬和祝贺。鲤鱼被视为勤劳、善良、坚贞、吉祥的象征。以鲤示为吉庆有余的年画更是比比皆是,关于“鲤鱼跳龙门”的神话和“追鱼记”的故事在民间广为传播。因此,锦鲤在中国文化中,一直就是带来幸运的特定象征。

  其实网络锦鲤其实并不是近年兴起的,早在没有微信朋友圈,大家还在玩qq空间的十几年前,网络锦鲤就已经开始悄悄流行了,那个时候,在考试前转发一条锦鲤,是比记得要带2B铅笔还要重要的事情。(包括高考前的朋友圈)

  作为中国传统意象的锦鲤,近年来成为了人们热议的对象,掀起了“中国式锦鲤”的转发狂潮。从仅几条在池中跳跃嬉戏的五色锦鲤,到“本王法力无边,关注并转我子孙锦鲤图者,一月内必有好事发生”的人身鱼尾锦鲤王;在大型选秀节目中一炮而红的“国民新锦鲤”杨超越,到独享30万“全球免单大礼包”的“我下半生是不是不用工作了”的信小呆。

  “就我觉得这种行为很傻啊...人类的复读机本质又上升到新高度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同现象,趋同就是….认同多数人的话语权,有一个信息压力在这里,所以我转发我合群。还有就是听到一个活动,就觉得“啊好兴奋好好玩”,觉得转一转没有坏处,我觉得这里就有一个团体感染,我觉得该这么叫。年轻人嘛,相对活跃爱闹事儿的一个亢奋状态,就容易趋同盲从,还有就是占小便宜啊…谁都想通过微小的付出得到很大的回报,而锦鲤刚好就给人了这个希望。我觉得挺反智的。”

  “疯狂转发锦鲤,这个行为我感觉应该是支付宝引起的。引起这种热潮“锦鲤”获得了支付宝提供许多优惠,甚至作出了“我下半辈子是不是不用工作了”这种发言。支付宝的成功宣传也使得无数人寻找到了一个推广宣传的新灵感,所以本质上来说这种行为在我看来是个商业活动。但是这么久以来也有很多宣传推广的方式出现,之所以现在这种热潮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在我看来与网络这个媒介是分不开的。网络社会体系日渐成熟导致了这种“热点”能迅速渗透到每个角落。从本质上来说,这件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好坏可言,它就是一种宣传的需求;但它的大量出现确实引起了人们一些应然层面的反思,玩梗玩烂了就没有意义了,影响到人们正常pyq体验也是一个问题。另外由于涉及到各种抽奖,实际上看它也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比如易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所以总的看来,我对于这种热潮是持一个谨慎的态度的,总的来说希望不要再愈演愈烈为好。”

  “在转发锦鲤的留言板上,不乏有许多为生病的家人祈福的语句。生老病死是一直无法避免的问题,旁人能做的事情真的微乎其微。但是作为亲人,焦急的心理无可避免,而在这时,有一个转发就能带来好运的事物出现,谁不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地点一下转发?即使没有科学的依据证实转发它就会有作用,但是至少能让他们的焦急的心理有所缓和,这也不失为锦鲤的某种积极影响。”

  1,“锦鲤”事件传播,其实就媒体就是利用了语言功能中的制造想象功能,建立一套弹性的框架,用于网民的共同参与与思考。

  2,如果单纯从商业宣传上,本身无可厚非。毕竟现在的新媒体语言出现了很多比较时髦的互联网词汇。比如锦鲤,比如走一波,比如官宣,比如打CALL,比如敲黑板等等。

  3,但“锦鲤”变成了一种心理暗示以后,或者心理预期以后,可能就会带来一些可能出现的潜在问题。

  -对于商家而言,宣传是否合法,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内容,其中消费者的权益是否得到保护,政府需要从哪些方面进行监管,是需要考虑的。

  -对于个人而言,在面对巨大经济诱惑的时候,是否存在投机心态,是否会因为利益的驱使误入一些不法商家的营销圈套,上当受骗,比如校园贷等,也是需要注意的。

  -对于社会整体而言,大家非常关注这种天上掉馅饼的行为,关注互联网真真假假商业信息的时候,是否会对我们现有的价值观判断体系,商业运行的核心精神--诚信,甚至是个人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也是需要注意的。

  试问,你会因为网络上的一个通知:你中“锦鲤”礼包了,而打开一个陌生的链接吗?

  在这样一个信仰焦虑的时代,我们在思考,崇拜与转发锦鲤,是否真的是一件值得的事情吗?

  中国式锦鲤,不失为一个加油站,一个缓冲剂。用锦鲤来许下一个个愿望,用锦鲤立起了一面面flag,朋友们的日常转发打卡,相互点赞仿佛在说:

  人们把心愿寄托在充满了仪式感的转发中,在压力下得到了自我缓解的同时也找到了继续前进的动力。毕竟,积极的心理暗示总是可以带来意料之外的结果。

  反而观之,来势汹汹的人形锦鲤转发热潮的背后,一种专属于当今时代的文化浮出水面——

  失去目标和希望,陷入颓废和绝望的泥沼而难以自拔的活着。从“躺赢前三”到“顺位C位”,从“剪辑镜头多”到“”获腾讯力捧“,杨超越的好运让一开始的不满、不屑转变为惊讶、羡慕,进而变为戏谑性的拥趸。自己的生活颓废无望,便来转发调侃自己,自己因丧失目标充满惰性却归因于“运气不好”,便来转发“吸收他人幸运”。丧文化的肆虐,即对“锦鲤式幸运“的崇拜,反映出当前青年的精神特质和集体焦虑,在一种程度上是新时期青年社会心态和社会心理的一个表征。

  铺天盖地而来的锦鲤和锦鲤女孩,背后是生活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新媒体时代的我们一场高压焦虑的狂欢。

  我们渴望成为天选之人,渴望运气爆棚和一夜暴富,时代的焦虑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的希望运气和成功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而我们所处时代的病症太多了,让这种迫切的需要渐渐扭曲为了一种不劳而获的白日梦。

  我们面对这个社会的刻薄冷漠与不确定,安全感无限逼近负值,蜷缩于现在而畏惧着未来,网络传播让我们无脑的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真人锦鲤”的存在,于是我们开始精神寄托于一些连我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虚无的信仰上,而锦鲤于现代之我们,其实也无异于耶稣之于西方,如来之于东方,是尘世间我们寄托自己的希冀的载体罢了。

  我们面红耳赤地渴望成为锦鲤的眷顾者,却最终成为了焦虑的牺牲品,成为了时代病症的可悲缩影。

  锦鲤终究只是一个幻象,一种精神寄托,在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只能努力用力气去为自己赢得运气。

本文链接:http://canbag.net/jinli/504.html